Message

走出对与错的观念,有一片田野,我将与你在那儿相会。
——鲁米 十三世纪

略略略

#胡思乱想+xjb写


暖黄色的灯光,宽敞的书房,窗外淅沥的小雨,桌前一个人的背影。我面前摊着两张纸——读书笔记和尚是空白的随笔。大脑像是生锈老化的齿轮般无法畅快地啮合运行——在我这样一个年纪,喜欢想很多事情,其实大部分是假大空,要么得出个似是而非的结论;我常常感觉自己到了个难以突破的瓶颈,思维是一张铺展开的地图,却缺乏立体构建,像是二维与三维的本质差别;有时我痛苦于这种无形的桎梏,比如看问题的片面,固执己见而难以表达,不清楚自己的想法却怀有一腔“愤青”式思想。急躁,冒进,不成熟。我意识到自己的缺陷,甚至于陷入惶恐,我的惶恐又告诉我我是怎样懦弱、逃避现实的一个人,因此陷入恶性循环的泥淖。我无知,当知道自己的有限性却不甘心地咬牙切齿,这样狰狞的想法使人游走在崩溃边缘(当然,没那么严重)。曾经在网络上流行过的一些句子闪现在脑海。

“你越长大就越会发现,自己活成了自己讨厌的样子。”

我曾经对这种类型的句子一笑了之,甚至嗤之以鼻,认为它说得浅薄且毫无根据——啊非主流。但当时光流走,白云苍狗,重新审视时不免多了一种“悲悯式的善良,体恤式的宽容”。

越长大,懂得越多;懂得越多,越明白不懂的更多,发现自己的渺小与平凡,真的只是像滩上的细沙,不断被历史的浪潮托起然后抛下。我们都是梦想过成为星星一样的沙子,可以发光可以漂亮可以永恒——可以永远炽热。

但是不得不承认,我们就是沙子。沙子就是沙子,没有例外。我会很不愿意承认这一点,这很难过,毕竟我们大多数人都幻想着金碧辉煌红砖绿瓦的世界,在纯真与现实之间,我们是孤苦无依的幽魂野鬼。我们的灵魂向这个光怪陆离的世界提出掷地有声的质疑。

我懂什么?

我可不可以铿锵地,用一个青少年亮亮的嗓子问这么一句——你懂什么?或许你说,别吃饱撑着说这些不着边际的诡论,但是站在一个无物的世界来看,“吃饱撑着”不应该是思想碰撞的祸因。我是真的,在认真地问自己这个问题。不无聊,对我来说不无聊而充满价值——我乐于感悟。

有时我的“懂”仅存在自己的体系里,一放出家门就破绽百出。这说明我并未真的“懂”,我只是以为我真的懂。人是受主观意识奴役的,客观规律给我左脸来了个巴掌,我还要把右脸凑上去验证一下。

很可笑不是?

当我长大,当我上大学,找工作,成家立室,膝有儿女,当我的生活变得无比忙碌充实,挤不出一点时间来放空自己,我就会忘了这个雨声绵绵的夜晚,留守在方寸土地之间的自己吧。

意识流,相当意识流,而且没有得出什么结论。管他,我去看《白夜行》了。


end.


-----------------------------------------


整理东西的时候翻到以前写过的随笔,扫了一遍。唉,放上来留个纪念。

这真的是我吗我脑子里装着气球吗噗噗噗噗仿佛在无病呻吟【就是【


   
© Message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