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愚

爱自己是终生浪漫的开始——王尔德

是什么吃掉了你的天真

#内心有一点五味杂陈,但我又希望是自己想太多。


是什么吃掉了你的天真

 

早上七点多,我插着耳机在公交车站等车。有一个老人,满头白发,暗黄的皮肤贴着他干瘦的身子,坐在挡蓬下的宽凳子上。他突然问我,小妹,你要去哪里呀?我可以帮你,坐几路我可以跟你讲。我瞧了他一眼,觉得他是个怪老头,就没去理睬。他又问,小妹你要去哪里啊?这时不回答不太好,我说去省交通学院,我会坐车。他急急接上我的话:省交通学院,小妹,坐20路66路!我干笑着说我知道我知道,谢谢谢谢。他停顿了一下下,说,小妹,可以给我点钱吗?我饭还没吃……

第一反应就是这老爷爷是来骗钱的。

我曾经就傻兮兮地给过一个大叔三块钱坐车,还记得那个长得像骆驼似的大叔眼珠直勾勾地盯着我钱包里的少许零钱,我给完钱,走到车站的另一头继续等车,脚酸了就又走回车站这头,我看见那个骆驼大叔正向一个大学生指着站牌讨钱。

骗钱的,骗钱的。我气得喊住他,向大学生解释他的骗钱手段,骆驼灰溜溜地走了。

 

这一刻,我尴尬地和那个老人家“对峙”着,老人家说,一点零钱就可以了,一块钱也可以。我嘲讽般的扒开钱包给他看仅剩的一块钱,和他说,我只有一块钱了我还要坐车啊!他连忙摆摆手,那算了算了,不用了。他转过头去,向另一个什么上班族问,哎,要去哪里,我可以帮你们!

 

我突然觉得自己脸上挨了一巴掌,惊愕又心痛——也许,也许这个老人不是骗钱,他真的是有求于人呢?老人家没有死缠烂打,是老成狡诈还是亏欠歉疚?我在第一次遇上车站骗钱以前不会想太多,毕竟只是小钱;但一次欺骗掐死了我的善意和帮助——

其实我还有公交卡,我完全可以不投纸币。可是我连这一块钱都不肯给了,也羞于给了。

 

说这些不是为了辩解,也不是为了说我的道德问题或者老人家的生活方式。有些问题本就无解,而无解的问题,要么很美,要么很痛。

 

后来坐上公交车,我把纸币揉皱塞入投币箱,假装是它吃掉了我的天真。


   
© 白愚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