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sage

走出对与错的观念,有一片田野,我将与你在那儿相会。
——鲁米 十三世纪

【赤黑】the Wall

#灵感来自歌曲 游走-雷雨心

#妄想症

#年龄差十岁以上(非心理年龄)

#ooc慎

 

【赤黑】the Wall

文/啤啤

 

02 暗藏

       

       房间外头传来窸窸窣窣的衣料摩擦声,还有固体的磕碰。不只一个人。像往常一样,来了很多人,大概都配备齐全地提着罐装着浆握着刷。
       赤司起身抖落身上的灰土,“你可以走了。”
       “诶?”黑子小小地表示了惊讶。
       连人类的话语都不能理解吗?赤司征十郎讨厌话说第二遍。所以我拒绝重复。他眯起猫瞳,看着仍盘腿坐着的名为黑子哲也的人类。
       “抱歉。”名为黑子哲也的人类说道,“我只是好奇,原来赤司君也会完整地说句人类的语言。”
       赤司嗤笑一声,原来你和他们也同样愚蠢。没有回头看,不想回头看。他走进隔间的浴室,利落地脱去衣物,扳起淋浴龙头试温,水流稀稀落落地淌在他稚气未脱的脸上。紧接着是人的气息,一墙之隔。他们很迅速,不愧是专业人员。修理工来来回回也逐渐驾轻就熟,这真是令人厌恶的进步。赤司将淋浴龙头扳高了些,水流有力地打到玻璃门上,盖过外界的一切声响。
 
       沐浴露的瓶子是空的。备用沐浴露放在隔壁。出去取,但没有浴巾可以裹。我记得母亲的房间在旁边。母亲可以帮我把沐浴露放在浴室门口。
       “……母亲。”嗓音出奇地沙哑,我甚至觉得自己很久没有好好问候过她。淋浴喷头上残余的水滴滴落到冰冷的瓷砖上,节奏越来越慢,像乐章里刻意拉长过的,迟缓的最后一节,噼啪,噼啪。像极了那天。
       哪天?
       “赤司君?”隔着毛玻璃,黑子的声音被虚化模糊了很多,打断了赤司的思路。
       门外是他,不是母亲。
       你今天第二次惹怒我了,你以为鼹鼠是不会发火的好好先生吗。
       “你为什么会在那里,在浴室门外?”十二岁的赤司恼火的同时感到不可置信,他从不会忽略人类的存在,但黑子哲也却来得悄无声息。
       “赤司君,距离你进浴室已经过了半个小时,根据我的判断,你应该是沐浴露或者洗发水用完了。”黑子眼神暗了暗,随即平静地补充道,“而且以你的性别和年龄来看,在里头待那么久是不正常的。”还有一点,鼹鼠使用浴室洗澡也很不正常。
       一阵沉默过后。鼹鼠先生先开了口,“沐浴露。薄荷。隔壁的柜子里。”
       又恢复了这种短字短句。看来是个非常讨厌说废话的男孩。黑子腹诽。
 
       赤司征十郎,自称鼹鼠的一名人类,目前看来确定是妄想症,为什么妄想自己是一只鼹鼠……原因未知,推测,和赤司君的母亲有关;出现与鼹鼠类似的习性,会不定期地在同一堵墙的不同位置凿洞,但是每次都会被家里叫来的修理工补好。人类心理医生黑子哲也合上记事本,收进随身背包。黑子不喜欢用电子产品记录他的发现,手写的文字更适合表现他的病人。
       赤司接了沐浴露迅速洗完了澡,走进卧室,不是他凿墙的那间,是另一间。黑子哲也坐在地上的软垫上,直视着赤司,一副我很早就在这儿等你的样子。
       “黑子。”赤司冷冰冰的语调响起,“你很擅长惹怒我。”
       “……希望你明白,我没有想惹怒你的意思,”这个孩子可一点儿也不像个孩子……黑子无可奈何地顿了顿,接道,“如果你配合,我们可以很快完成任务。”
       “哦?”赤司冷淡地回应,“可我是鼹鼠,鼹鼠和人有什么好谈的?”
       “但不可否认赤司君有一些人类的习惯,虽然是只鼹鼠,却会用浴室洗澡,还需要沐浴露,甚至能做到与人类正常地交流……”
       啪。照明灯突然间都哑了火,黑暗唰地覆盖了整间卧室。
       随房间一起被覆盖的还有黑子说到一半的话,硬生生地被掐断了。黑暗里唯一清晰的是两个人频率不同的呼吸。黑子的手心涔涔地冒着汗。

       “你看。”鼹鼠住在地洞里,现在房间和地洞一样黑得彻底,我就生活在这样的世界里,赤司满意地发现黑子一闪而过的惊疑,“我,是鼹鼠,黑子哲也,是人。人类对于黑暗的恐惧,我可是很清楚。没有人类会比成天钻在泥里的鼹鼠更了解黑暗。而你,别试图来劝说我动摇我。”
       我讨厌与人交流,但很多时候,我不得不这么做。
       “我不是不善沟通,在我还没发现自己是鼹鼠的时候,已经学会了大部分和人类交流的规则。”
       “以至于当我发现我是鼹鼠的时候,我仍可以凭借人类的身份进行流畅的对话;我和身边的人说,我是鼹鼠,但是他们拒绝我每一个竭尽全力的解释。”
       无谓的争取是相当愚蠢的行为。
       “作为一只鼹鼠,在人类世界生存是件困难的挑战。外头的闲言碎语真当我耳聋吗。你能懂什么。”
       啪。黑暗瞬间消散,赤司垂下摁开关的手,像垂下幕布,结束一场澎湃的独白,他斜倚在墙上,居高临下。
 
       “赤司君,我下定决心了。”黑子舒开紧握的拳,眼里有明明灭灭的灯火。你有理,但是你也不全对。不是所有人类都怕黑。不是所有人都不肯懂你。 
       “我会陪着你,直到把你从墙洞里揪出来为止。”

       赤司闷哼一声,撇头不再说话。


       直到有一天你想起来为止。无关于我,而关于你。

 

       TBC.

 

   
© Message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