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愚

爱自己是终生浪漫的开始——王尔德

【赤黑】the Wall

#灵感来自歌曲 游走-雷雨心

#妄想症

#年龄差十岁以上(非心理年龄)

#ooc慎

 

【赤黑】 the Wall

 

文/啤啤

 

03 两三点

 

     【不是每一份期待都会有回应,所以珍惜那些带给你惊喜的人。他在你阴雨连绵麻木停滞的时间里,捧着带露水的鲜花,一次次面带微笑敞开怀抱地向你走来,我们都会幸福,像有阳光叫醒的那些日子。】

    

    2:08 p.m.

 

       “喂?您好。这里是黑子心理咨询室。有什么可以帮助您的吗?”黑子接起电脑边的电话子机,歪着脖子夹在右耳与肩间,纤长的手指还不停地在黑色键盘上敲敲打打,双眼扫描着浏览器里层出不穷的资料。

       没有声音?

       黑子警惕了一下,停下跳跃的指尖,“……喂?”

       几秒的空白,话筒那边终于开了口,“黑子……”

       “赤司君?”黑子收紧了神经,私人咨询室安静得似乎没有一点人的气息。

       “……来我家一趟,带上胃药。”

       黑子听见从话筒那一侧传来的浅而急促的呼吸声,是病人的专属物。“你先别乱动,我现在去找你。”

       “快点。”

       黑子利落地将子机插回底座,望了望窗外两三点的天空,万里无云。今天提早下班吧。

        他关上电脑前,最后扫了一眼页面,匆匆离去。

 

2:12 p.m. 

 

       怎么还没来……赤司征十郎侧倒在床上,把自己蜷成一个球,腹部像是被钩爪挠住一般,绞痛感一阵一阵来得猝不及防,冷汗冒了一身,覆在身体表面,像被保鲜膜裹起来,痛觉,听觉,视觉,触觉,乱七八糟地搅和在一起。蝉鸣声,夏天的聒噪,音响里放出来似的扎耳。偌大的屋宇里,只有一个人。或者说,一只孤独的鼹鼠。心脏像是被拽入森森的深不见底的渊洞里,孤独得抽痛起来,比肚子可疼多了。

       我记得有人说要陪着我。你在哪呢?妄图把我揪出来的你,在哪呢?黑子?跑的太慢我可是会永远埋在墙洞里的。

       目光瞥向天空,蓝得倒是很诚恳,但是他的蓝眼睛要更诚恳一些,谁知道是不是真的。青少年赤司第一次怀疑自己的直觉,脸色苍白却不自然地扬起嘴角。意识世界塞了棉花团,云里雾里地看不清,听不清。

       我瘫倒在黑暗里,不是很想爬起来。

  

       咔嚓一声房门开了。

 

    

       “嘶……”惊醒,洁白的墙面映入眼帘,还有宽大的蓝色条纹病号服,左手背上扎了针,挂着点滴,空气里弥漫着熟悉的消毒水的味道。赤司梗着脖子不去扭头看坐在左侧的黑子,望着单人病房的天花板出神。

       “赤司君,下次遇到这种情况最好拨打120。”被无视了两分钟的黑子决定说点什么,气氛太尴尬了,和他之前在赤司面前信誓旦旦一番后又被这只好强的鼹鼠赶出去一样尴尬。

       “肚子疼而已,我不想因为这点小事跑医院来。”

        “可是,”黑子踟蹰片刻,“你为什么来找我?”

       “家里恰好没人,”嗯,我赶出去的。她们叽叽喳喳吵得像麻雀。“而且我不准别人随便出入我房间。至于你,大概是你的存在不会引起我的不快吧。”赤司有一瞬间觉得自己很怪,我从来不用虚无缥缈的语气词,即使是鼹鼠我也是一只迅速果断的鼹鼠。

       “赤司君前天晚上刚说过我很会惹怒你。”

       “别得寸进尺。”

       “你能想到我我很高兴,但是……阑尾感染*可不是胃药能解决的小事,赤司君。”黑子哲也很头疼……刚步入青春期的小男生都这么倔啊。

       “没事,不是很疼。”

       昏过去了还不疼吗?刚才被我背在背上气若游丝的人是谁啊?黑子展了展肩,舒缓着酸痛的背部。“我该走了。赤司君要照顾好自己,我已经通知了管家,挂完瓶会接你回去……诶?”

       赤司扯住了黑子的衣襟。

       “等等。”

       我想确定一件事。我迅速屈起双腿,伸出的那只手用力,黑子哲也如我所料重心不稳地歪倒在病床上,我干脆拔去左手上的针,撑在黑子还在天旋地转的脑袋旁边,手背有点疼但不要紧,我说过不是很疼那就是不疼。黑子你别看着我的手了,难道你还会把针头插回去吗。赤司欺身而上,白净的床单皱起。

       像夏天的轻风拂过水面泛起的涟漪。

       鼹鼠先生知道面前就是一口干净的泉。天为水,水为天,赤司看到了游云,非常缓慢地在黑子的眼睛里飘荡,像孤苦伶仃的几叶小舟,没有方向,没有目的,在方圆几里的红色海洋里瞎转悠。

       你甚至没有挣扎,就这么平静地看着我,哈,像极了黑子哲也的作风。我曾经想留住谁,但是太累了,我发现我不如自己想象的那么强大,不是条条大路通罗马,不是每条地洞我都探访过,不是所有事物我都抓得住。这是身为鼹鼠的我第一次伸出爪子,在命运的死巷里留下我的抓痕。

       ——“陪我。”  

       ……病糊涂了?黑子不是很习惯这种言情动作,但是半推半就会显得更加奇怪。

       啊。算了。非常时期非常手段。

       我的双手环上身前病人的后背,往怀里一按,轻声道。

       ——“陪你。”

       

       赤司征十郎得到了证实。或说是一份惊喜,一份他很久没有过的情绪。

       是夏天的轻风拂过水面泛起的涟漪。

           那双蓝眼睛真的很诚恳。

    

    3:47 p.m.

 

    

    TBC.

 

注:阑尾感染:阑尾感染一般都会出现腹部疼痛的临床表现。但腹痛在没有明确诊断之前不可随便用止痛药。因为止痛后掩盖了病情,容易延误诊断而造成严重后果。

 

   
© 白愚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5)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