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sage

走出对与错的观念,有一片田野,我将与你在那儿相会。
——鲁米 十三世纪

【赤黑】the Wall

#灵感来自歌曲 游走-雷雨心
#妄想症
#年龄差十岁以上(非心理年龄)
#ooc慎
 

【赤黑】the Wall

文 / 啤啤


04 绿星星
 
       在医院的日子很无聊。空白的时间是比疼痛还要难捱的。
       黑子不在的时候,赤司只望着墙面,偶尔视线滑到窗外的天空,就歪着头,看风卷残云,看群星璀璨,看街灯橘色的光芒映在黑漆的夜空,神秘莫测像诡谲的魔术师,黑漆漆一片藏着狞笑,赤司睁着生涩的眼无法入眠,他一秒一秒地数着数,从一数到三百六十五,从三百六十五数到一,反复循环,直到破晓。
 
       一周后,赤司肚子不再疼了。出了病房,他搬回了自己小小的窝巢,除了墙洞被补好了,好像一切都没变。
       久置未用的书桌上散落着破碎的书页,书壳已经不知道被丢到哪里去了。赤司小心翼翼地捻起一页纸,粗略地扫了两眼,大概是童话故事。
       “啊,赤司君。”冷不丁从旁冒出来一个黑子哲也。
       “我看到你了。”赤司也不扭头,毕竟是我叫你来的。
       “赤司君把我叫来有什么事呢?”黑子麻溜地把背包脱下放好,“病刚好请多休息。”
       “黑子。讲故事给我听。”鼹鼠先生提出了一个无厘头的要求。
       “……啊?”黑子哲也诧异地愣了一下。
       “书桌上的童话故事。”鼹鼠先生在不远处的床上坐下,他没察觉自己浑身紧绷。
       黑子靠近书桌,“童话大多数是挺老套的开头,赤司君要做好听完的准备。并且……请赤司君听完后回答我一个问题。”没有等赤司回应,他抽出一张皱了的纸片,兀自念了起来。

       鼹鼠与绿星星*。鼹鼠在收拾房间时,一颗闪着绿光的星星落入他的视线。
       鼹鼠想把绿星星挂回天上,可是试了好些办法都不行,大伙儿看到都过来帮忙,可是谁都没那个能耐。乌鸦讲大话说他可以办到,鼹鼠把绿星星递给他,他让鼹鼠蒙上眼睛数数,然后带着绿星星飞回了自己的窝里私自藏了起来。
       鼹鼠满腹期待坐在树底下,一双细小的爪子捂着脸,从一数到三百六十五,从三百六十五数到一,反复循环,直到破晓。可是现在鼹鼠一颗星星也看不见,只有一个又大又亮的太阳挂在天上,鼹鼠疑惑地来到乌鸦的巢旁,发现乌鸦只是想把绿星星占为己有,愤怒地把他赶走了。到了晚上,看着绿星星还在自己手里,鼹鼠伤心地哭了起来。这时,月亮悄悄地来到了他的身边,鼹鼠带着绿星星坐上弯弯的月牙,升到高空,将绿星星嵌于藏蓝色的夜幕,鼹鼠破涕为笑,跌下月牙,落到了柔软的草地上。
 
       黑子的语调从头到尾没有任何起伏,讲一个童话故事,真的只是在一板一眼地执行赤司布置的任务。
       “赤司君。”黑子放下残损的书页,微风拂过,那些纸不安地颤动,“如果你是故事里的那只鼹鼠,你会把星星挂回天上吗?”
       “星星落到地球上是很恐怖的。”赤司冷静地看着黑子,“别问那么浪漫主义的问题。”
       “会吗?”
       “会。”
       黑子突然转过身,以弓箭刺穿顽石的坚韧和锐利,直视一米之距的赤司征十郎的桀骜不驯的瞳孔,“其实星星……只要抬头看着就足够了。”
       赤司没有再理睬黑子莫名其妙的言论,故事很普通,听到开头就可以猜到结尾的套路,黑子显然并不是特别会讲故事的人。
       但是从他口中流淌出的一字一句,似乎没有开始也没有结束。
       “明天你再来吧。接着讲故事。”

       黑子,我忽而意识到自己期待的是不合时宜的事。
       赤司君,即使是再绝望的时刻也不要轻言放弃,说不定下一刻会有陨石坠落下来。

       然后一切都被改写。


        TBC


注:鼹鼠与绿星星:故事源自《鼹鼠的故事》系列,略有改动。

再注:这是一篇短小过渡章,可能只有我自己知道我在写什么吧(不

   
© Message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