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sage

走出对与错的观念,有一片田野,我将与你在那儿相会。
——鲁米 十三世纪

【岛墟】充气城堡

#原创

#短小

#意识流

#我竟然日更



02 充气城堡


    文 / 啤啤


       这里竟然还有游乐设施,不可思议。我一面腹诽,一面打量着这些大个头玩具——旋转飞椅,钓鱼池,绕圈的火车,会旋转升降的飞机,碰碰车,鬼屋……还有充气城堡。

       城堡的大门是米老鼠的血盆大口,城堡的地皮软蓬蓬,踩上去找不到重心,但是摔倒也不会疼,所以幼稚园的小宝宝总是喜欢在里头摸爬滚打,我擅自以为,这大概和太空漫步差不多。城堡有五六个小小孩那么高,在大人的眼里却只是纸老虎的威仪。城堡里的桌子椅子柱子屋子都肥大得可爱,内容堆叠起来的气团,膨胀再膨胀,圆鼓鼓的像稚儿的嘟嘟脸颊。

       这座岛很早以前就没有人再踏足了,我无法想象这些游乐设施如何眼花缭乱地运行,无法想象蹦蹦跳跳的欢声笑语,银铃摇曳的时日都被抛向了污浊的水面。现在,此刻,只有一座空荡荡的充气城堡,这里很安静,我可以听见气流在塑胶皮下涌动的声音。

 

       我生活过的世界能看到一群白天鹅,他们将脖颈弯曲成高贵的形状,白润的羽翼仿佛玉片丁零当啷地轻敲水面。他们漂亮地生活在水面下,相隔一层牢不可破的屏障。我常常看到各种动物在另一头招摇地呼朋引伴,而我找不到自己的羽毛,也没有纤长的身姿,映入眼帘的是平整光滑的水面,以及逐渐染上成熟的指尖。

       我手中握着一根长针。只要我眼疾手快地往下扎,定能穿破,去往一个全新的世界。

       我想了好一阵子,终于下了手,于电光火石之间,水面嚓啦地裂开破碎,我坠入深不见底的黑洞。像坐跳楼机一样刺激,我的头发被强劲地拉扯,一声声的喊叫被什么吞吃了,化成呜呜的呻吟。我变成一个疑心重重的怪兽,不会说话,只能呜呜呜地叫,原来在水的这一头没有天鹅,这边空虚混沌,什么都没有,好像一片被人遗忘的废墟。我毫无头绪,只好紧紧握着仍闪着寒光的长针。

       

       后来,我就来到了这里。我将长针刺入空气城堡自以为是的铜墙铁壁,它的皮将会被我扎得千疮百孔,我一边流泪一边狠狠地扎破它的皮,气体呲溜地窜出来,城堡以肉眼可辨的速度瘪了下去。小岛从南到北都是气流蹿逃的声音,我的眼泪笨嘴拙舌地安慰着瘫倒的米老鼠和桌子椅子柱子屋子,尽管它们再也立不起来了。

 

       这一次,我将徒有皮囊遍体鳞伤的城堡抛向水面。

       与我的眼泪一起。




       END

---------------------------------------------------------

我其实是不喜这种过于缥缈的感觉……看多就腻啊哭唧唧

有哪里不懂的或者想了解具体含义的欢迎私信www

你写个鬼样谁看的懂啊智障

   
© Message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