啤哩啪啦

点石称斤

【赤黑】the Wall

#灵感来自歌曲 游走-雷雨心 

#妄想症

#年龄差十岁以上(非心理年龄)


文 / 啤啤


07 fairy tale Ⅰ


——欢迎来到人类赤司征十郎的世界——


       你好,我是赤司征十郎。

       我相信你一定认识赤司诗织——我的母亲。凡是听闻赤司财阀名声的没有人不知道母亲与父亲之间的风云往事。老一辈的他们也有过猖狂青春的时候,似乎父亲是不顾家人反对坚决与母亲在一起。母亲从前家境普通,在一番努力过后终于为赤司家接受,外界对母亲的恭维赞扬也如雨后春笋般噌噌冒出。




       “今天的报纸呀……我看看。”少妇悄悄打了个呵欠,一手梳理着玫瑰红的发丝,一手翻开清晨送来的报纸,“嗯——赤司——赤司家的版块在——在这里!”

       赤司财阀今年业绩再创新高……比竞争对手多了十几个百分点……啊,该说不愧是赤司家,压倒性的胜利啊……

       这么说我嫁到这儿来也算是征服了不平凡的男人嘛……

       “做早饭做早饭,等会儿征十郎还要上课,家教八点半就要来了……征臣也是,把孩子逼得那么紧,也不松松线……”少妇停下絮絮叨叨的嘴,抛开乱糟糟的思维迷宫,现在专心做一件事就够了,就是如何把今天的早餐做得喷香满足自家小少爷的胃口。她利落地扎了马尾,起身,37码的夫人专用拖鞋拍打大理石地板,嘹亮地唤起一个新新的早晨。天气晴好,阳光投射进宅邸,后院的红蔷薇含苞待放,雾水细密地附着在丝绒质感的花瓣上,反射着熹微而愉悦的晨光。


       赤司征十郎的生物钟准时到令人惊叹。七点二十八分,九岁的小孩儿睁开双眼,由于窗帘被密实地拉上,房间乌啾啾的,像密不透风的魔术师的玲珑盒子。赤司静静地等待双眼适应黑暗,他的耳朵已经收到起床的讯息——母亲煎蛋的滋滋啦啦声隐隐约约传来。一个小时后即将开始满满当当一天的课程——统计数学、日本史、初级资本论、英式英语口语、小提……父亲总是懂得如何把自己和自己的孩子压榨到极致。稍微想到繁重的课业赤司的太阳穴就突突直跳,可又有什么办法呢,作为赤司家的独子,从出生起注定要一直优秀,代价是忍受同龄人忍受不了的规矩煎熬。

       赤司摸下柔软的大床拉开厚重的窗帘。


       今天阳光的颜色格外暖和,半开的窗户,灌进微风的絮语,鸟啼啁啾,对着无上的苍穹倾心吐意,小孩昂着头,赤红的瞳孔里装着蓝澄澄、懒洋洋的天空。


       “早安,母亲。”

       “早安,征十郎。”不知何时站在小孩身后两步的赤司诗织带着浅浅的笑,收回了欲要揉揉孩子头发的手,“早餐做好了。”

       “嗯。”赤司停顿半刻,“还有,母亲,我已经九岁了,可以不要再试图揉你儿子的脑袋吗……”

       “你九个月的时候可没这么多话。”赤司诗织撇头,勾着唇角望向窗外的遥山远水,“九岁的征十郎也是我的儿子,哪怕是九十岁的征十郎也是我的儿子。”

       赤司噗嗤泄出一声笑,“是的。”

       “吃早饭去吧。”

       “是。”

       “和母亲说话的时候别这么憋着嘛。”

       “嗯……我努力……”赤司眨眨眼,亮亮的眼睛里装满了朝气。


       “……夫人,您的优雅气质有些崩坏了……”一名女佣在小少爷走开后忍不住低声说道。

       “优雅?”少妇的发梢因为笑意抖动着,社会媒体总是喜欢传一些他们所希望看到的言论,哪怕与真理事实相悖。她顿了一个呼吸的时间,认真道,“我是赤司征十郎的妈妈啊,是母亲,是他父亲赤司征臣的另一半,妻子。不是优雅的代名词。也无谓崩坏不崩坏吧。”


       赤司诗织看着孩子过分懂事妥帖的样子,难受地抿了抿唇。


       因为我是征十郎的母亲,所以我看见了。他藏在眼底的疲倦和下眼轮的淡淡乌青,征十郎浅眠怕光,昨晚肯定又没睡好,他才九岁……赤司诗织心疼地皱了皱眉。


       如一般背景宏大的财阀家庭一样,我的孩子从小就接受英才教育,从懂事起就被或多或少地灌输作为赤司家的继承人,下任家主,该有担当该有责任感,该无限趋近于完美。人的一生总是在学习,各方面都是。从征十郎有学习能力开始,五花八门的知识就被精致地打包好送到跟前。消化掉,把知识统统吞下去成为成长的养料,事实也证明他确有常人所不能及的天赋,对于一沓沓比自己还高的课业资料照单全收。放松的时间,睡觉;玩乐的时间,没有;自由的时间,没有。他继承了征臣的头脑和我的温和,甚至于到了隐忍的程度;他是如此身不由己又如履薄冰地在为赤司家努力。

       他忘了他还只是孩子。这太残酷了。在某些方面,征十郎,你走得太远,远超你所能承受的。

       身在这样的家庭里,征十郎已经够累了。我怎么能再扮演一个“优雅”这样疏远的名词雪上加霜?

       所以,征十郎,放轻松笑一笑,别辜负了你本就囊中羞涩的童年时光。



   TBC.

---------------------------------------------


注:原作里说赤司的母亲是“温柔”的,我对“温柔”的定义会掺杂一些自己的理解,希望大家能看到我想表达的那层意思w


   
© 啤哩啪啦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6)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