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ssage

走出对与错的观念,有一片田野,我将与你在那儿相会。
——鲁米 十三世纪

【赤黑】树洞

#赤黑已同居

#乱糊的短小,一发完结

#没什么甜度的糖

#ooc慎



【赤黑】树洞

  

文 / 啤啤



       “我是个树洞。我不知道我为什么是个树洞,就像你不知道你为什么生为人类——就像你生下来就是人类,我生下来就是个树洞。这个道理很简单。

       “作为一个合格的树洞,我已经有了很长很长的寿命了,起初我只是树心腐烂的一个结果一个意外,意外诞生了一个拳头那么大的洞,在经过风吹雨打电闪雷鸣大自然的洗礼后,我逐渐扩张了在树干上的领域,我毫不客气地侵蚀啃噬营养的树心。

       “我野心勃勃却面寒如冰。

       “我抗拒一切却包容所有。

       “于是我变得深不可测,而略显可悲的是,我的本质依旧是空洞。树洞是空的是没有情感的,连黑白色调都不至于拥有。我的腔壁上长满了腐殖质,腔内是湿润的泥土腥香。

       “很多很多小朋友都会来找我聊天。阿、在我眼里人类都是小朋友,他们太小了,小得微不足道。

       “也说不上聊天吧,因为我并没有发声的器官,根本无法对言语作出可闻的应答,所有的时候都是他们一个人在讲在说,滔滔不绝口若悬河,他们小小的脑子里小小的心脏里怎么装的下这么多东西?就像装下了整个宇宙?


       “每个来找树洞恸哭倾诉秘密的小朋友都没有对错的概念,他们只是需要一个树洞。当然同样会有脸上挂着粲然笑意,乐呵呵地自言自语的傻萌小朋友,在树洞边,叼着狗尾巴草,靠着树干,望着蓝天白云,就着如流水般滑过的时光,想着甜蜜的故事,一脸腻歪歪但确实是很快乐。

       “可惜我不懂感情,我至多是个倾听者,把所听到的流言蜚语、虔诚的祈愿、恶毒的诅咒通通收入囊中,吞吃入腹。

       “就像摆渡人一样,摆渡人你知道吗——那种淡漠的脸孔,冷静无比,只是从未停下手中划动的桨。

       “人们来了又走,走了又来,旅客总是络绎不绝,他们风尘仆仆地来,春风马蹄地走。

       “铁打的树洞,流水的愿望。”



       赤司征十郎哭笑不得地看着蓝色毛球在大树旁蜷成一团自言自语叨叨叨。

       “黑子,你别犯病。”

       黑子哲也沉浸在树洞的自述中,被徒然打断,圆溜溜的蓝眼睛愤怒地瞪了赤司一眼。然后又自顾自说了起来,用清澈的声音。

       “我不自称是个满怀善意的树洞,所以无法祝福每一个过客匆匆。我见过太多事例了,天下无不散之筵席,我不想让任何人留在身边……”

       赤司兴致盎然地靠近小白兔一样抖抖抖的黑子,将自己的额头轻轻贴上他的,右手固定住对方的后脑勺使其与自己对视。

       鼻息湿润地打在黑子白净又漠然的脸庞上,然后温温吞吞地说道。


       “没有人陪伴在身边是很寂寞的。这是你教给我的啊,黑子哲也。”


       当我在错误的路上和你背道而驰愈走愈远的时候,是你回头拉住我,扯着我的四号球服,指向身后的广阔天地,笑中带泪地说,赤司君,错了啊,要往这边走。

       赤司征十郎在那一刻感到窝心的疼痛和快乐。

       所以。

       “黑子,在你寂寞还装作不难受的时候,我赤司征十郎有义务拉你一把。”

       不可以是别人,必须是我。


       黑子愣怔住了,酸着眼睛看着赤司,树洞藏掖了千年的孤单心事此刻如鲠在喉。

       赤司抚上面前泫然欲泣的水样少年的脸庞,他是有如同活化石般坚韧的孤独。让人忍不住要献上虔诚的吻,一处一处。

       他动情地凑近对方的唇瓣……



       “……醒醒,赤司君!”

       赤司倏地睁开双眼。

       啊啊,做梦啊……可惜了,差一点。

       “赤司君,我今天没衣服穿了。”

       黑子一脸黑线地看着满地狼藉,撕裂的白衬衫,四散的纽扣,凌乱的床铺,还有凌乱的自己。

       “你出差一星期是积了多少欲火……”

       “嗯?看你这语气是一晚还嫌不够吗?”赤司笑得灿烂,指了指衣橱,“衣服就穿我的。”

       “……不好吧。”

       “不可以吗?”赤司故意上挑的语音满满的色气。

       “我说,完全没问题。”黑子打算以暂时的妥协换来早晨的安宁,隐隐酸痛的腰部强烈地在抗议,再折腾就要断了啊赤司君!


       “对了,黑子,我问你件事。”赤司突然冒了一句。

       “嗯。”

       “我出差的这一周。”赤司顿了顿,“你都是一个人……”

       “嗯?”

       “……算了吧,以后再问。”

       “我大概猜到了。”黑子眼疾手快地回了个直球,“我并不寂寞。”

       “……”

       “我十分想念赤司君,但我不寂寞。”黑子淡然道,“赤司君对我还需要这么拐弯抹角吗?”

       不愧是我的黑子哲也。赤司像只大猫扑向黑子,伏在爱人红得发烫的耳边。


       “黑子,你总是让我输得无地自容。”

       “荣幸之至。”



       以及,寂寞的是你吧,赤司君?





     END.

   
© Message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2)
热度(40)
  1. 天上人间梦里星辰Message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