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愚

爱自己是终生浪漫的开始——王尔德

【赤黑】诺亚方舟

#不要脸地挖了新坑

#对 新坑也可能会坑 :D


 【赤黑】诺亚方舟


文 / 啤啤

 

01 是的,是我。


       七月份,酷暑,蝉鸣,阳光,盛宴般热烈而迷醉。黑子哲也宅在家里吹着空调冷风,无聊到抱着手机分分钟的频率刷屏,短小的句子,高清的图片一一从他浅蓝的眼眸中滑过,刘海有些日子没修剪了,偶尔蹭到抬起的双睫,触感微妙。

    


       轰。轰。

       原来雷声真的是轰隆隆的。雷声来得突然,他起身得也突然,血液还没跟上节奏,掌根扶住前额,眼前却一片眩晕,白花花的雪片和斑点铺满视线和大脑皮层,麻酥酥,像浸泡在米汤里一样迷糊。要下雨了?他唰地拉开窗帘,望了一眼压至头顶的乌云,唰地又将窗帘拉上。他听见雨点拨浪鼓似的把玻璃窗打得劈啪作响。 

    

       下雨了。毫不夸张,瓢泼大雨。


       再大的雨也不能阻挡我对香草奶昔的执念。黑子腹诽着,下雨天和香草奶昔更配喔!一旦这么想就有了出门的勇气。蓝发青年提趿了一双拖鞋,哗的撑起伞,踩进濛濛雨幕。 


      

       “请给我来一杯香草奶昔,谢谢。”黑子神不知鬼不觉就站在柜台前。

       “嗯……咦咦?!”店员被这个不知从哪冒出来的小伙子吓了一跳,赶紧捡起良好的职业素养,“这位顾客,非常抱歉,今天遇上暴雨,部分原料不能及时送到,香草奶昔已经售空了……请问咖啡可以接受吗?还有第二杯半价活动!”

       有点绷不住面瘫脸。没有香草奶昔我很失落。但暴雨突至,喝杯热咖啡暖暖也好。“好,一杯就可以……”黑子暗自哀悼了一下人去楼空的奶昔,惋惜答道。

    


       “两杯。”明亮的音色在身侧响起,黑子惊讶地转过头,来者熟悉的张扬的红发和上挑的俊俏眉眼摄去了他的目光。明明是个男性为什么长得比女孩子还好看……上帝真的是很偏心。

       “赤司……君?”


       黑子将咖啡递给赤司,不着痕迹地瞄了一眼对方,是真的赤司君,没错。视线移向手中捧着的冒着热气的咖啡,苦味使他很清醒地意识到自己并没有出现任何幻觉。久别重逢?久疏问候?久仰大名?不不不这都什么乱七八糟的开场白?自从高中生涯最后一次IH大赛后也断断续续和赤司君有过联系,但是你为什么会突然出现在这里?从千里之外的京都到东京的M记来点杯咖啡?大家这个时候不该是忙报志愿吗?

       所以赤司君会去哪所大学?


       咖啡很苦。

       舌尖上萦绕着一股苦香,像悲剧小说的结尾那样耐人寻味。

       没有人料到急撞进整座城市的狂风暴雨,发了疯地东拉西扯,把火热热的大街小巷搅作汤汤水水,泼洒了一片大地的狼籍。


       “黑子。”赤司轻描淡写地开了口,“一起,去东大吧。”



TBC.

    


   
© 白愚 | Powered by LOFTER
评论(6)
热度(18)